揭秘当年一个女装大佬的传奇游戏经历

2019-10-01 14:53

玩热血传奇这么多年,大家在游戏中是否也遇到过一些神秘的玩家,当年的热血传奇有结婚系统,还有爱清戒指这些象征爱情的信物,而隔着千山万水,热血传奇中与你在一起的女玩家真的是你想象中,那个温柔可爱的小妹妹吗?其实不一定,下面就是最早期热血传奇中的人妖号的故事。

动物分雌雄,人也分男女,过去这件事改不了,现在医学日益发达,据说是能改了,但终归让人觉得别扭。在游戏里,客户端远隔千山万水,实在无从考证真伪,加之传奇中的男女比例严重失调,一个“人妖群体”应运而生。很无奈地说,我就是其中之一。

初涉传奇的时候,因为对这个游戏一窍不通,完全由同寝兄弟帮忙注册,于是就有了平生第一个法师号,括弧,女。大家一起升级的时候,我也曾经纳闷过,为啥别人都是灰色的衣服,而我是粉色的呢?同寝兄弟答曰:系统随机,让你给赶上了。

后来终于有一天,因为一点委屈,在安全区和人对骂。好歹咱是中文科班出身,旁征博引很快骂得对手理屈词穷,最后挤出一句“该死的人妖”,遂下线。在多次被人骂成人妖之后,才幡然醒悟轻信了兄弟,那个时候费了半个月苦功,已经穿上轻盔了(现在想想也太慢了点,不过从零开始,而且课业很多,玩传奇初期耗费的时间有限),既然和这个ID有了感情,就用人妖吧。同寝兄弟说,一个团队必须要有女号,才好和别的团队交际,运气好还能混些装备。

幸不辱命,在关闭复制,装备奇缺的日子里,本人凭借三寸不烂之舌,加之效仿女人的惺惺作态,为同寝兄弟讨来了两把炼狱,一把井中月。弟兄们千恩万谢之余,可怜了那些一心猎艳的男人,整日甜言蜜语不断,倒也煞费苦心。那段时间最大的收获就是学到了很多泡妞手段,偶尔在女生中试验,可谓无往不利。

当人妖久了,发现三大无奈,就像三道符咒,让我痛不欲生。

第一个无奈是不能露出真我。简而言之,不能骂人,一旦站在安全区破口大骂,就会立刻暴露人妖本质。这就好像对着众人说了一个谎言,为了不让谎言被拆穿,就要不断说谎,久而久之,连自己都迷迷糊糊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变态了。比如有一次,某同寝兄弟趁我如厕之机,用幽兰的账号和网友聊天,一言不合,就打了个“草”出来。对方大骇,这哪里是一向温柔似水的热血幽兰该有的言论,恰巧我从卫生间出来,面对网友质问,连腰带都没有系好,就开始解释:“我是问你,有没有草?就是人参草,就是万年雪霜,我们这里都这么叫……”如此巧舌如簧,不知多少脑细胞死于非命。

第二个无奈就是面对风流男人的殷勤。当年因为装得太过形象,张口红楼,闭口琼瑶,仗着几分文学功底,把传奇里的笨男人骗得深信不疑,于是乎追随者甚多,山盟海誓充斥于私聊,蜜语甜言时现于左近。如果都是猎艳心切的龌龊男人也就罢了,偏偏有几个大好文学青年,将本人妖当成红颜知己,情真意切,说到煽情处,让人头皮发麻,不寒而栗。每到这时,我都会百般咒骂当初帮我建号那位仁兄,祝他天天被人爆,月月被人盗。

第三个无奈最惨,就是面对游戏里的女人。进入传奇不久,就认识了一个女法师,温柔善良,是上海某高校学生,曾和我们视频过,几次想见热血幽兰,都被我们以种种理由拒绝。两个法师一起升级比较快,那时候我和该女法每日同去石墓,我视她为未来爱侣,她却拿我当闺中密友,甚至不堪之私事,也对我说起,让人郁闷无比。半年以后,该女法决定去英国深造,临行前最后一次上线,不无遗憾地说道:“游戏半年,最大的收获就是有你这样的朋友,最大的遗憾就是……”沉吟半晌方续道:“最大的遗憾就是,你怎么不是个男的呢?”然后从容下线,再也不见踪影。那天本人发飙,杀得名字通红,且边杀边喊黄字:“老子是个爷们!妈妈的!”网友们无不骇然,纷纷M我的同学:“幽兰是本人吗?是不是被盗了?”同学更是无耻,答曰:“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……”

玩人妖号多年,最大的奢望就是“让人妖遇到人妖”,梦想有个美丽温柔的女孩,稀里糊涂注册个男号,然后与我相遇,演绎一段成人童话……不过时至今日,这种情况并未发生。

一年以前,因在家养病,又重操旧业,在7区注册账号,想了好久,既然是为了缅怀,就还当人妖吧,毕竟那个昔日游戏里的多情才女,才是由我亲手缔造的传奇

分享到:
收藏